撰文:八爪魚家長梁永樂先生

 

早前趁暑假,筆者就讓孩子參與各種課外活動,長子希哥和幼稚園一班同學參與位於大埔「樹屋」的野外活動場地,有草地、農田、魚池等等,親近大自然。活動重頭戲就是攀爬上 5 米高的樹屋,以膽小見稱的希哥,平日站在商場玻璃圍欄都會腳軟、雙手冒汗,當時他站在 5 米高處說﹕「嗚……我以為樹屋有樓梯走下去……」

 

希哥害怕從樹屋回到地面 遭教練「嘲諷」

家長們在教練指導下,替孩子穿上攀爬的安全裝備,整裝待發準備爬上樹屋,家長按教練指示下攀爬,孩子見到爸媽親身示範,安心隨之而上。希哥按教練逐步教導下爬上樹屋後,就開始後悔,不知怎樣返回地面,要抱著鐵柱「扮消防員」滑落(雖然實質是吊著安全繩)對他實在是極大挑戰。不論我怎樣又哄又教,樹下的家長、同學們怎樣打氣,希哥就是用腳撐著樹幹,怎樣都不肯走近鐵柱。



教練讓其他孩子先落地,一個接一個,有的玩得笑容滿面、有的哭著說害怕,但都順利一一安全落地。唯獨希哥堅決不從,滿有愛心的教練不斷用他獨有辦法哄希哥說:「你真是 100% 感性,要理性一點不要驚下去。」希哥說:「不要!」敎練:「不如下面的家長……(我以為他說:掌聲鼓勵他)不如一起籌錢買雪櫃、冷氣機給希希在樹屋過夜。」希哥聽罷喊得更厲害:「不要在這裡過夜。」我暗忖:「教育真是神聖而莊嚴的工作,唔識教,就好大鑊。」

 

克服恐懼 父母感欣慰

教練繼續對希哥說:「你看姨姨重還是你重,姨姨都安全落地,沒事的。」希哥破涕笑說:「爸爸最肥最重﹗」那一刻,我很想跳下樹屋,屢試無效,教練由政改談到黃子華、樓市、陳百強的歌,希哥說:「都唔知哥哥講乜」。當所有孩子都上落一次,已開始有孩子爬第二轉,希哥與我仍是捱著高溫逾半小時「觀望」,最後是我訛稱哥哥抱著你滑下去,讓他扣著安全帶,希哥抱住鐵柱慢慢吊下去,過程及落地自然是持續狂哭,到地第一件事抱媽媽。



希哥休息一會突然對我說:「真的好驚。」我牽著他再走到樹下說,剛才你靠自己爬上去樹屋很高很高,已經好叻,雖然下來需要時間「耐左少少」,但無論如何你已成功了,不用再害怕啦。下次再來爬一次,好嗎?希哥回答:「好呀,想呀!」

 

膽小的希哥,你有勇氣克服畏高,固然令爸媽欣慰,但你克服恐懼說下次希望再爬上去,才令我感驕傲。(雖然下次又可能再哭哭鬧鬧)。